《鴨川食堂‧再來一碗》立體書封.jpg

 

一向認為美食小說屬於療癒性閱讀。就淺層而言,這類書籍對於料理的細膩描繪,通常誘得人食指大動佐以心花大開;就深一點的層面來看,每道料理背後的故事或回憶,代表了一個人──即使只是如你我一般之小人物甲乙丙丁──的人生片段,也意義非凡。

 

鴨川食堂的特別在於它並非一般用餐的館子,而是結合了偵探社元素,上門的客人,同時也是委託人。若說鴨川食堂暨鴨川偵探事務所的主人鴨川流為美食偵探,當真也不為過。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失物守護人》+書腰立體書封.jpg

 

也許是年紀有了,於是很容易被文字挑起心海波濤。甫讀完《失物守護人》那一刻,心中盈滿難以言喻的感傷、感動、溫馨、失落等各種感性的情懷。初時,被開頭文字牽引著,然後,就這麼無法自拔地匍匐讀下去,連心也跟著淪陷。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jpg

 

算算個人的閱讀年資,很厚臉皮地說,也不算太短,但今個兒卻是第一回合認識、接觸章緣的作品,未讀則已,讀了之後,發現心中不免有些萬千感慨,太慢遇上這部作品。當然,一定得真心感謝聯合文學閱讀小組的選書,才有機會一睹章緣作品之風采。

 

誠如范銘如的推薦文字裡所言:章緣的小說平淡和緩的敘述下隱藏著處處機鋒,言外盡是餘波......在精簡的情節結構、精確的人物對話與細膩精準的心理轉折中,猝不及防間就刺入了要害、直搗人性和社會性的禁區。在閱讀這本書的同時,對這番一針見血的評論,再認同不過了。看書鮮少記號做註記的我,破天荒地黏上不少色彩繽紛的書籤貼,有喜愛的篇章,也有打進心中的珠璣字語。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jpg

 

近來,由於有熟人時常租書且不吝分享,於是我也開始大量閱讀這類古典言情。不讀則已,讀過之後,方知古代言情界臥虎藏龍,只要遇上一部精彩的好作品,廢寢忘餐乃尋常之事,看字看到眼睛痠痛也在所不惜。喏,《韶光慢》似乎就有這等魅力,只見手起手落間,沒一會兒幾十頁電子試讀稿便已完食, 並著迷其中了。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jpg

 

提到奧立佛.薩克斯,首先會想到經典作品《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火星上的人類學家》。薩克斯在2015年出版的自傳裡,首度公開自己的同志身分,並談及其摯愛──本書作者比爾‧海耶斯。2017年,海耶斯透過這本《不眠之城:奧立佛.薩克斯與我的紐約歲月》,將他與薩克斯遲暮之戀的吉光片羽,娓娓訴與讀者大眾們,書裡亦收錄了許多作者隨筆的私密日記,以及精彩的攝影作品。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jpg

 

記得初次和左拉相遇是在國中的偽文青時期,在特價書展買了一本《酒店》,結果是有看沒有懂。事隔數十年,再度閱讀左拉,是這本自選的《巴黎之胃》。問我有沒有長進些?只能說,或許又是自虐行為,只好盡力而為了。

 

《巴黎之胃》的故事背景設定在十九世紀中葉拿破崙時期,如果外國史學得好,或是拜訪一下維基百科,便會知曉這段屬於法國第二帝國時期的時局,無論是社會或政府,都是非常動盪不安的。不過在故事裡少有以直接的表態來大肆批判政府,或是直言不諱痛砭政商機制對市井小民種種不公不義的剝削,而是間接將之藏匿在奢美的文字饗宴裡,隱晦地等人發掘。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書封待補)

《龍鱗焰火》這書名在我看來有著濃濃的奇幻風,但嚴格說來,故事內容跟奇幻搭不上關係,是病毒災難的末世小說。那為何特別用「嚴格說來」?因為我個人覺得,若把某些故事片段加入一點想像,會有一點奇幻小說的錯覺,頗為奧妙。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getImage (2).jpg

 

即使不識谷崎潤一郎,至少也聽過《細雪》這套揚名四海的作品,應該勉強算不上是孤陋寡聞吧!我如是安慰著自己。今藉由《食魔 谷崎潤一郎》一書惡補其生平軼事,總算也能稍微識得這位被日本文學界推崇為唯美派大師的一代文豪。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 (1).jpg

 

若說鄉愁是對家鄉的深切依戀,那麼城愁則是在大城小鎮之中,未必是故鄉,於己身有感觸或有特殊意義的人事物之情懷。許久未展讀隨筆散文類型文章,有種貼近作者真實人生的感受,頗喜歡這般閱讀況味。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 (3).jpg

 

提到蘇軾,讀者如我首先會想到《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時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與我個人最為喜愛的《和子由澠池懷舊》(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蘇軾流世名作多如繁星,隨手一抓,便是耳熟能詳的句子,如《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飲湖上初晴後雨》(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赤壁賦》(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記承天寺夜遊》(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耳。) 等,皆是流傳至今,膾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