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克里斯多福‧麥杜格 (Christopher McDougall)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03月30日


在進入正文之前,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出自於老子《道德經》的「善行無轍跡」這五個字。意指「善於行走的人,不會留下足跡或車轍」,形容「為善不欲人知」或是「道德修養高尚,不自我炫耀」。心中甚是疑惑作者引用老子的這五個字與跑步做連結的用意何在,看完三百五十三頁的試讀稿後,茅塞頓開,了然於胸。

這本書相當有意思,也很精彩。跑步啊,不單單只是移動雙腿來回彈跳這麼簡單的事情,其中蘊含的學問遠遠超過我對跑步的所有認知。

跑步與天性演化的因果,飲食對跑步的影響,跑步姿勢與球鞋和運動傷害的關聯等,在書中著墨甚多。看到這裡十之八九的人大概都會覺得這些東西很生硬很無趣。倘若我有此先入為主的想法,勢必要與這本書擦肩而過,因為以上都是跑步引申出來的話題,要是錯過書中精彩絕倫,驚險刺激,險象環生,宛如現場轉播的超級馬拉松比賽,那就真的太可惜。而那些精彩片段於此端出太煞風景,不親自翻閱,便體驗不出其中快感及感動,得賣賣關子。

貫串全書的靈魂人物──墨西哥印地安人塔拉烏馬拉(Tarahumara)、書裡提到的世界頂尖超馬跑者們、奇人中的奇人,促成塔拉烏馬拉人與超馬選手之終極超馬大賽的推手白馬卡巴羅,本書作者克里斯多福‧麥杜格(Christopher McDougall)。以上這些人都有個共同點:他們樂在奔跑的過程,享受跑步的節奏。他們跑步的動機再單純不過(塔拉烏馬拉人也為了日常生活的所需移動而跑),不爭名不求利。這也是我覺得全書最為迷人的地方。

另外,美國超馬選手,有「超馬之神」美稱的史考特‧傑瑞克(Scott Jurek),他的「英雄」式作為,令我大為折服,比書中任何一場賽事更打動我的心。「每當贏得百英里賽事後,史考特都會在終點線旁蓋著睡袋,留在現場守夜,一直待到隔天早上,用沙啞的聲音為每名跑完全程的選手歡呼,讓落在最後卻堅持跑完全程的選手知道,自己並不孤單。」這一段文字所帶來的感動至今仍深刻心扉。

老實說,我很討厭跑步。追究原因,問題大概是出在我所經歷的跑步都是在「為體育課而跑」、「為了體育考試而跑」,因為跑得慢,所以害怕;因為害怕,所以抗拒。心中對跑步的排斥感讓我幾乎未曾有過「因為想跑步,所以跑步」這種為自己而跑的念頭,也未能有享受跑步過程的經驗。讀完《天生就會跑》讓我萌生想為自己而跑的念頭,忽然之間,我似乎不那麼排斥跑步了,熱血也漸漸沸騰了起來......

圖片為塔拉烏馬拉人的涼鞋。
想多探神秘的「奔跑一族」塔拉烏馬拉人,可參閱2008年國家地理雜誌
A people apart (遺世獨立的民族)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在還沒看過妹尾河童的書之前,
一心認為妹尾河童是女字部的「她」,不是人字部的「他」。
直到翻開前摺頁的作者介紹,才知妹尾是「他」,不是「她」。
思來想去,都是對「妹」字的刻板印象,遮了我的心眼。



妹尾的著作,每一本看起來都很有意思,每一本我都很有興趣,每一本我都想要。
而這本《窺看舞台》是第一本買回來的,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本妹尾藏書。
既說是「目前」,亦即表示日後書箱裡還留有妹尾其他著作的保留位置。

在《窺看舞台》裡,見識到很多專業。
那些專業讓人看了會不經意地「哇」的一聲,為之讚嘆。
讚嘆之餘,也覺得很新鮮。忍不住想多探索舞台設計的巧思、奧秘。

奈落。

第一次是在動畫「名偵探柯南」裡看見這詞,當時懵懵懂懂,也不求甚解。
今在本書中又見「奈落」,實在好奇啊!還是上網查了維基百科。

奈落:日文漢字,由梵文翻譯過來,原為「地獄」之意。
在日本,把舞台的升降裝置稱為奈落。

為何將「奈落」一詞引申為舞台升降裝置則沒有多做說明,
或許是升降裝置設計在台面下,因而聯想而名之。

在觀賞一齣舞台劇的同時,除了把眼神聚焦在劇情與演員的肢體表現上,
究竟有多少觀眾會分一些眼光給舞台結構、燈光、佈景、道具及服裝?

在還沒閱讀過這本書之前,看劇時我不太會注意舞台上的細節,
讀了這書後的兩個月,去看了一齣野台戲(金枝演社/可愛冤仇人),
縱使不是在劇院裡,但在賞劇之餘,對舞台景片,演員服裝,燈光道具,也充滿興致,
《窺看舞台》的影響力果然不可小覷。

在後記裡,作者這麼提到:
本書並非為了舞台界專業人士所寫的技術書籍,
而是要向「從未看過戲」的讀者介紹「戲劇」的趣味。

又說:
希望讀了這本書,能讓各位因而對戲劇增加興趣,多加一人都會讓我高興萬分。
請各位一定要把握機會,進到劇院,親身感受戲劇的魅力。

妹尾桑!您真的做到了!至少我這個讀者,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ù On Va, Papa?(讀音:ㄨ ㄥ va,趴趴?)

爸爸,我們去哪裡?托馬總是重複問著我這一句話。
爸爸,我們去哪裡?只是,他從來都不懂這話的意義,也不懂我的回答。
爸爸,我們去哪裡?我想對他說:孩子,對不起,把你生壞了......
對不起,把你生壞了。這幾個字看幾次,就鼻酸幾次,揪心幾次。





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

傅尼葉以一派淡然,好像在談天氣一樣的口吻來談他的兩個不平凡寶貝,
剝去他為文字包覆的糖衣,那裡頭,是血淚,是心酸,是無語問蒼天的苦澀。

他們說,擁有這樣的孩子,是上天給的特別禮物。
我只想說,老天,您太多禮了!

他們怎能說出是「上天給的特別禮物」如此輕鬆的安慰話語呢?
因為他們沒有像托馬及馬修這樣特殊的孩子。
那種心裡的痛,只有同病相憐的父母才能明瞭,不管擁有一個或兩個。

這本書,與其說是當成一本書來看,不如說我是在「傾聽」。
傾聽一位父親心中最深沉的哀與傷,最難以面對的痛與苦,
輕盈的敘述,幽默的筆調,反而更加深刻了心中的那一縷心疼......

至於其他的細節,不知從何說起的複雜感觸,
就由各位自己走入傅尼葉的心扉,用你最真的心,慢慢感受之。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