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以為這本書「很維基」,像百科書一樣,
僅單純描述19世紀法國女性的時尚、社交生活。
一經閱讀,才發現它根本「很文學」。

倘若對書中提到的文學作品不夠熟悉,讀起來會較沒感覺,
也因為如此,這本書我看得斷斷續續,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看完。

作者除了以巴爾札克《兩個新嫁娘》中的兩位主角為主要敘述骨幹,
另外也引用了巴爾札克《高老頭》《貝姨》,莫泊桑《她的一生》,
福婁拜《包法利夫人》,雨果《悲慘世界》,斯湯達爾《紅與黑》等著作。

在這本書裡,可了解的東西頗多:
如十九世紀的法國當時流行之衣著,公爵夫人之日常作息,
各式各樣社交舞會之面貌及貴族婚姻等。

就我的生長及生活環境來思考,
對於此般一切的一切,還是難以想像,更覺不可思議。

以參加社交活動為生活目的,以釣到金龜婿為社交舞會目的。
在巴黎的社交界,女兒最終只是件出售的商品p.255)
身為女兒身的我,怎麼覺得有點悲哀?
不過對於熱衷社交舞會的少女們,應是樂此不疲,“雌”心萬丈呢!

閱讀此書時,對於書中描述社交舞會的段落,
許是對公視播過的傲慢與偏見影集印象太深刻,
是故腦海中浮現的盡是《傲慢與偏見》裡的舞會,
這麼一聯想倒也引起我的興致──
想比較一下英國與法國社交生活之雷同與異處。






→書裡有不少時尚畫卡,頗有趣味。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沒想到我這麼快就再度踏入家樂福裡的百元剪髮店。
上次剪得不夠短,今又邁入炎熱的夏天,難耐一頭長髮,
決定「快刀斬亂髮」,圖個痛快及涼快!

原本只打算剪至「肩膀上一點點」的長度,
剪髮師解讀成:那就是不要綁囉!
呆瓜魚很阿莎力的答道:對!

剪髮師覺得我的後腦腦勺太扁,沒問過我意見,
就自動作主幫我打層次,讓頭髮蓬一點,
豈料這麼一剪,那肩膀上一點點的長度變成很大點。

剪髮師問:頭髮一下子剪得這麼短,會不會覺得可惜?
剪掉很長的頭髮的納涼魚答道:不會呀!

這問題每次去剪頭髮都會被問一次,
誰教我總是頂著約莫及胸的長髮走進髮廊!

有人惜髮如金,多剪一公分都捨不得,
要是遇到自行作主,未依客人指定長度剪髮的設計師,
倘若沒有當場翻臉,也一定是臭著一張臉回家吧!

我則抱著反正頭髮還會再長的心態,所以無所謂,好看就好!

兩次的百元快速剪髮體驗都不錯,
不過這次剪完後,徹徹底底變成短頭髮,而且很短。
跟原先想剪的長度差很多,不過──
說真的,我很滿意!

短髮還真舒服~~~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些景象只有在鄉下才有那眼福飽覽。
像是牛隻漫步夕陽下;小野鴨恣意戲水;
抑或是五六隻大白鵝清晨時分列隊出門壓馬路。

昨天清晨七時左右,一如平常在魚池晃蕩,
忽見對面小旅店養的五隻大白鵝正排隊過馬路。

不像小貓小狗只顧著橫衝直撞,旁若無「車」,
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跟路過的輪胎吻個正著。

聰明的大白鵝們,擺動肥肥的身軀,
踩著整齊又慢條斯理的步伐,遵守人類交通規則,
遇車便停下腳步,待車過了才繼續走。

原本興沖沖拿著相機想將白鵝遊街的景象捕捉下來,
想近距離拍照,又怕牠們會以為我要把牠們抓來做煙燻茶鵝。
為了不想驚嚇到牠們(其實是自己懶得走到對面去),

所以放棄拍照!

今天下午,大雨暫歇,飄著細雨的空檔,
那五隻大白鵝又溜出來散步,這回後頭跟了四隻小鴨仔。
沒一會兒,旅店主人趕忙出現將頑皮的鴨鵝趕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大白鵝「鵝鵝鵝」地叫著,
彷彿要告訴主人牠們還沒玩得盡興,不想那麼早回家哩!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很久沒有體驗一口氣“拼”完一本書的衝勁了。
直到遇上李碧華的《秦俑》。掀開書頁的那一刻,便不捨釋卷。
花了一下午,便把這本書齡將近二十年的老書給看完。

由一隻微末的蟻作開端,蟻的緩慢步調揭開始皇陵墓的神秘,
然後時光開始倒流,回到好久遠好久遠的秦代。

上下三千年,冥冥三世緣。觀時移世易,唯真情不渝。
三千年前,秦始皇的郎中令蒙天放與求藥童女冬兒相愛。
後私情洩露,冬兒被血祭俑窰,蒙天放被泥封為俑像,深埋地下……
──摘自網路書介

蒙天放與冬兒的戀情,極為內斂,看似淡然,實則深刻,
看慣熾情熱愛的愛情小說,再看天放與冬兒,後者內涵無與倫比。

我最喜歡這一世故事。
除了愛情,始皇與天放之間的君臣情,亦使人揪心,
看天放對始皇那片痴忠,明知是愚忠,還是無可避免地動容了。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口含仙丹的秦俑蒙天放復甦,
巧遇酷似冬兒的女演員朱莉莉。
二人在與盗墓賊的搏鬥中生死患難,再續前緣……
──摘自網路書介

這一世的冬兒是個期盼有朝一日能大紅大的三流小明星──朱莉莉。
個性被塑造成有點花痴,有點庸俗,有點聒噪,有點貪生怕死,

這樣的朱莉莉很難跟她的前世──冬兒──聯想在一起。
直到她為蒙天放擋下致命的一劍,冬兒與莉莉的影子才又重疊一致。

不過我很想知道,要是前世愛人沒為蒙天放擋死,
憑他長生不老,千秋不死之身,這要命劍是否不足以致死呢?

八十年代,當了考古工人的蒙天放,在俑坑邊,
又見酷似冬兒、來華觀光的日本女孩山口靖子,
彷彿冥冥中冬兒魂歸故里……──摘自網路書介

作者對冬兒的第三世──山口靖子,並未著墨太多,
留予讀者廣闊的想像空間。

至於天放,還是一樣讓人看了心疼,
尤其他看到再度轉世的冬兒,想上前相認,卻又躊躇的心情,
看了真的覺得好不捨......(唉~果然入戲太深了)

「他很趦趄──不想她為他再死一次;但,又忍不住......。」




→ 讓人「心肝結歸丸」的好書一本!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