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月中星期六日回娘家兩天一夜,週日搭乘下午三點的國光號返回南部。預先訂好的票劃位在第二排。我坐靠窗位置,艾先生靠走道。上車後,我們都先看了一會兒小書,看倦了,閉目小憩。醒來時,看錶,已過四點。


車上客滿,但挺安靜,只聽到車行駛在路上的轆轆聲。坐在走道另一邊(即艾先生右手邊)的單人座,長相可愛,打扮時髦,看起來頂多二十初頭的小妞,突然開口小聲問我們:「請問這班車是到哪裡?」

聞言,艾先生和我略感詫異。這幾年坐國光號往返南北的次數繁多,還是頭一遭遇到有人在途中如是問。當然了,我們還是很樂意為她解惑。

我先開口道:「高雄喔!」
艾先生接著說:「現在差不多到苗栗了吧!」
小妞驚呼:「完了!我坐錯車了!我要去台北!怎麼辦?」

啊?怎麼會坐錯車,有誇張到!我和艾先生面面相覷幾秒,由於此班車中途只停西螺,台中朝馬沒停,我們也只能建議小妞坐到西螺再從那裡坐回台北。(從高雄發車到台北的國光,班次算蠻多的,有停靠西螺站的應該也不少。)

小妞聽到「西螺」二字,更加手足無措,六神無主。看她那樣,我們實在愛莫能助,只能打從心底默默同情。

倏然,小妞自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駕駛座旁向司機先生求救!不過得到的答案也是下一停靠站是西螺,車子在高速公路上,要回頭已是太難,況且也不可能為了一位搭錯車的乘客而耽誤到其他人的時間。

懊惱的小妞回到座位自包裡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訴苦。實在不是我輩蓄意偷聽,而是距離太近,不想聽到也難。講完兩通電話,小妞緊握手機,像是掉了魂似的凝視著窗外,哎~無語問蒼天啊!

李煜《浪淘沙》一詞曰:「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看小妞這等模樣,吾人曰:「此錯真悲哀,對景難排。」

不知過了多久,司機先生中氣十足的聲音劃破了寂靜。「小姐,妳坐錯車了,我在這裡給妳下車,妳坐前面那台車去朝馬,再從朝馬坐回台北。」小妞感激不已連忙稱謝,下車去也。司機先生已是幫了大忙,畢竟台中跟西螺距離相差甚遠。

小妞下車後,坐在我們前排的一對年輕情侶,忍俊不禁竊笑低語:坐錯車?!天兵啊!天兵!

(本文記于 2008.10.23 不像秋天的秋天)

--------------------------------------------------------------------------------

【即興亂作:改編自經典台語歌:不如甭認識】

不如甭上車 / 詞:壞心魚兒

若要知影會變這款,當初不如甭上車, 
要去台北變成高雄,叫阮要按怎。 
看著車窗外,愈想愈悲哀, 誰人會凍瞭解,
啊……若要坐車,啊……著愛看清, 
同款代誌不通擱,再發生。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三,趁上午空間,和艾先生一同出門。先到郵局寄組好的電腦給大弟(郵資只花了一百元,省!),再到生鮮超市買食材(想說那天中午來煮個簡單的意麵),郵寄和採購過程都很順利,沒花半點時間在無謂的等待上。


回到家,還不到十點半,不趕著做午餐。將採買回來的東西各自歸位,然後好舒服的癱在電腦旋轉椅上,好享受的喝一口最愛的無糖青茶。

目光不經意地徐徐飄到牛仔褲檔處,不禁倒抽了一口氣,因為拉鍊居然沒拉上!腦子裡飛快閃過連串疑問。

出門前有上廁所嗎?嗯,有!
上完確定有拉上拉鍊嗎?唉,沒印象!
回家後有往廁所跑嗎?嗚,沒有!

天啊!我就這樣穿著拉鍊大開的牛仔褲在外面晃了一大圈卻渾然無所覺?所幸上衣下襬夠長,恰好遮住褲檔處,看不出異樣。要不然......走在路上可能還會以為自己今個兒是不是特別美,怎麼吸引這麼多目光?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知道寡皮族是什麼,跑跨族又是什麼嗎?看了這書後我才知曉原來還有這等新鮮族群。書裡的56則真實發生的事件,有新鮮的、趣味的、誇張的、富哲理的、讓人省思的,也不乏喧囂一時,吵得沸沸揚揚的新聞事件。


有些事件或許你我皆耳熟能詳,有些事件或許你我皆從未聽聞。也許你我都曾情緒激昂地討論過當中的某則事件,也或許你我對於那些事件都無動於衷冷然以對。

透過第三人的眼中來觀看這些事件,聽聽第三人的分析或感想,或多或少也能牽動讀者本身對事件的興趣,而想進一步地了解事件更詳盡的來龍去脈,再進而衍生出自己的一套看待世界脈動的獨特眼光。

作者的諸多篇章,頗能引起個人共鳴。或是覺得言之有理,或是恰好對該事件有耳聞,或是單純折服於作者的觀察力及敏銳度。很久沒看這類的書了,看完後,不覺乏味,且頗有充實感。一向很少推薦哪本書,於此推薦之。






→ 值得一讀。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譯者表示這書裡的九個短篇故事皆很有透明感。也許是江國香織的書我看得太少太少,所以始終領會不出所謂的透明感指的究竟是什麼,故事本身抑或情感表達?修行不夠,仍需努力。在這本書裡,江國香織有她自己最喜歡的三個故事,而我也能找出讀後感受還算深刻的三篇。


《Love me tender》裡的爸爸實在很可愛,雖然嘴裡不說,但從他每天半夜抱著收音機,窩在公共電話亭,透過話筒放貓王的 Love me tender給患有嚴重幻想症的貓王迷老婆聽的行為舉止來看,他真的是個很疼愛老婆的人哪!這故事看到一半時,就知道每天午夜十二點的貓王來電一定是老爸做的好事,果不其然。此般故事結尾,教人不會心一笑、心窩不感到溫暖也難。
 

《災難的始末》則讓人渾身發癢。貓蚤是災難的始作俑者。接二連三的貓蚤上身,擾亂了女主角原本平靜的生活,甚至最後因此跟男朋友說拜拜。故事末,女主角決心和男友分手的那一刻,體會到她最愛的人其實是自己。總覺得書裡的那位男友很可憐,被甩得莫名其妙,只因為敗給小不隆咚的貓蚤。呵,奇妙的女人,悲情的男人。

《清水夫妻》相當特別。故事中的女主角因為貓咪收養問題而結識一對喜歡出席陌生人的喪禮,並以此當休閒的怪怪夫妻檔。只要看到報上的訃聞,只要感覺逝者生前應該是不錯的人,他們便會備妥奠儀,穿著漂亮體面的黑色喪服出席,而清水太太一定會畫上大紅色口紅。夫妻倆認為參加完喪禮後一定要吃一客鰻魚飯(女主角即是在鰻魚飯店邂逅清水夫妻)。對於這樣的生活模式,他們自有一套旁人聽起來覺得荒誕不可思議的解釋,或可說根本是他們的人生哲學。女主角後來也因清水夫妻的盛情(或者洗腦?哈)而愛上這款奇特的「休閒活動」。

另外,《雞冠花的紅,柳葉的綠》這篇是作者十年前的著作──《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我沒看過)──之續集,由於不知故事前因,是以在閱讀時也較為草率些,難以有完整的感想,故於此著墨較少。本書書名也是延續該故事而命之。嗯,我想我的閱讀清單裡又要多一本了。

總的來說,江國香織的這本短篇小說,頗引人入勝。想看點故事,卻又不想埋首於落落長篇中,此書可也是不錯的選擇。





→ 信手拈來,隨便翻上一篇便可開始讀的書。篇幅不長,零碎時間拿來讀,甚好。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才注意到,電腦裡的「我的最愛」除了那些常去的論壇,愛閱讀首頁,天空部落之外,其餘皆是網路書店裡的書籍連結。網頁視窗左邊欄「我的最愛」那落落長的書籍連結,刻意將同家書店的連結放一起,以致於呈現出首字皆相同的整齊劃一,有種好壯觀的感覺!

 



從我的最愛裡,最可以看出自己目前沉迷些什麼東西。

近來非常愛上網路書店尋寶,遇上有興趣的書籍有提供內文試閱,毫不遲疑,即刻加入我的最愛。彷彿著了魔般地不停地加,甚至連書籍圖片也會存在電腦裡當成收藏,而這舉動及嗜好,也無形中讓自己多寫了好些篇閱讀分享,君不見我的部落格都快變成只談書本不說生活雜事的地方了。

生活裡雜七雜八的事情很多可以拿來作文章,像是大弟莫名其妙地結了婚、小弟那些離經叛道的荒誕行為、愛裝可憐的臘腸狗、丹丹漢堡、鄰居五四三等等,或是不想動筆,或是純粹偷懶,至今這些事兒全都未在這塊文字天地上曝光。

扯遠了。

我的最愛內容,隨著各個人生階段或興趣的不同,也會跟著產生些微改變,多了些什麼連結或少了些什麼項目。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過去的最愛連結就甭談了,現今的全是書本,書本,書本。

 

最愛會不會再變?問天天不知,問地地不知,問吾人......也不知。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